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剧 《共演NG 番外》

共演NG 番外9.0

类型:日本剧 日本  日本  2021 

主演:岩谷健司 迫田孝也 小岛藤子 森永悠希 冈部崇 

导演:未知

剧情简介

《共演NG 番外》 - 共演ng主题曲番外剧讲述的是电视剧《爱到萌生杀意》拍摄现场风波不断,精疲力尽的东洋电视台电视剧部门成员们悲喜交加的绝密幕后故事。

请教一下:BL文《赵大牌与冷总裁》总共有几个番外?分别讲的是什么?

据我所知 有5篇番外《新年计划》《外遇事件》《NG》《千里 》《计划》我这儿就这五篇 其他不知道了



求泡沫之夏九周年纪念版中的全部番外,谢谢。我的邮箱junzhixingyuncao@163.com

望楼主多加分哦,选为满意答案,采纳一下这是对我和泡沫之夏的最大支持夜晚,欧宅。 窗外有花香和虫鸣,室内泳池波光粼粼,一层层叠映在墙壁和天花板上,如同漾开的光圈般交织着。碧蓝的水波中,只穿着一条黑色的泳裤,欧辰沉默地游泳,他游姿矫健,水花绽开在劲瘦的腰肢处,小麦色的肌肤湿润泛着光泽。他默默地游了十几个来回。知道他游泳的时候不喜欢有旁人在场,佣人们早已退了出去,泳池边寂静无声。 自碧波的水面抬头换气的空隙,欧辰再次回头望了一眼坐在池边躺椅中的夏沫。她穿着一条舒适的白色棉质长裙,正低头看着剧本,她看的非常入神,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游了多长时间。抿紧嘴唇,欧辰“哗啦”一声从泳池里出来。 没有去拿手边的浴巾,欧辰生闷气般坐在泳池畔,任浑身的水珠在肌肤上滚落,黑发濡湿成一缕缕。沉默地望着粼闪的波光,他觉得自己别扭得依然像少年一般,他希望他的目光永远只停留在他的身上,只看着他,不要去看其他任何东西,即使那是她将要出演的电影剧本。手腕处缠绕着花纹复杂的绿色蕾丝,一层一层,也被水湿透了。欧辰拿起一方小毛巾,慢慢去拭干它。“怎么不擦一擦?”从剧本中抬起头,躺椅中的夏沫温声问。见他恍若没有听见一般,径自背对她坐着,水珠滴滴答答的滚落,她忍不住好笑地弯了弯嘴唇,放下剧本,向他走过去。抓起大大的浴巾,她蒙住他的脑袋,乱七八糟的帮他擦着,无奈地说“都已经是爸爸了,还跟小橙一样,每次要别人帮你擦吗?”像被擦小狗一样擦着,欧辰闷哼的声音从毛巾里传来。“好了。”帮他将头发擦得半干,她笑着用手指顺一顺他的发丝。“还没干。”欧辰闷声说。瞟他一眼,夏沫不跟他计较,拿起浴巾来又帮他擦了几下头发,摸摸快干了,停下手。“还要一点湿。”不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欧辰扭头闷闷的说。“你这个……”夏沫咬牙说,但是对于他这种偶尔别扭的孩子气,她也无法可施,只得再次用大大的毛巾将他抱在双手中,揉来揉去,直到擦得一点点水分也没有了,才没好气的说“少爷,现在已经干透了。”默默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她留在躺椅上的剧本,原本神情已经从别扭中温顺下来的欧辰又抿紧了嘴唇。“噗通”一声。他又跳进了泳池,然后再从泳池里上岸。 “又湿了。”浑身水珠,欧辰闷声说。"CUT! CUT! CUT!"愤怒地一挥手,导演朝着绿树下的凌浩大吼:“凌浩,你到底会不会演戏!你的脸整容了?打针了?!僵的跟棺材板一样,脸上的肌肉能不能动一动,啊?!影帝的头衔你是怎么拿到的,评委全都瞎了眼?!”周围的所有人都尴尬的不敢出声。凌浩的助理哀怨地看向某一个方向,却被那强大的气场所震慑,想解释又不敢。自从洛熙退出影坛之后,凌浩顺利上位,虽然还未达到当年洛熙时代的辉煌,但也早被公认为演技与外形兼具的天王级明星,拿到一堆奖项,导演们都对他赞誉有加,这些年来何曾被导演这么指着骂过。“这场是吻戏!你和女主角感情迸发出来,深吻相拥的感情戏!你的表情那么僵硬干什么,看也不敢看夏沫!吻她!你以前电影里的吻戏,吻得不是很好很投入吗!今天是中了什么邪!”导演怒声吼着“再来一次!凌浩,你给我好好演!” “咳。”浓荫如盖的绿树下,凌浩被骂得有些窘迫,他偏过头去,尴尬地咳嗽了一下,对夏沫说:“对不起,连累着你跟着NG。”同样咳了一下,夏沫也很尴尬,她望向那气场强大的某处,无奈地说:“别这么说,不是你的问题”。 是的,每次只要是她的戏拍摄到亲密镜头,就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无论行程多么忙碌,就像在所有剧组里安插了间谍一样,每当要开始拍摄她的亲密镜头了,欧辰必定会空降般出现。俊美英挺的存在。却具有冰冷恐怖的震慑力。虽然每次欧辰都是站在不影响拍摄的地方,沉默一言不发,并不干扰拍摄的任何过程。但是那冰冷的眼神和气场,足以将任何演技出色的演员冻成冰块。于是很多次,原本接吻的镜头最后都改成了错位。但这次的导演对作品一场固执和认真,哪怕一次次NG,也坚持要正面拍到接吻缠绵的各种细节。“各单位准备!”导演盯着各机位的镜头喊道。“夏沫,我要真的吻下去了。”吸了口气,凌浩强顶住那道雄狮般紧紧看守着自己猎物的具有杀伤力的目光,为了维护演技的荣誉,他一咬牙,打算拼了。“恩,知道了。”无奈地再看一眼不远处沉默得好像自己什么也没有做的欧辰,夏沫仰起头,微笑着回答。一瞬间。凌浩立刻感觉那来自欧辰的杀伤力更加冷凛,背后沁出一层冷汗。“开始!”浓绿如华盖的绿树下,凌浩强忍着背后汗涔涔的恐惧感,深情地望着面前的夏沫。她的肌肤白得如同象牙,眼瞳是微褐的琥珀色,浓密微卷的长发在春日的风中轻轻飞扬,她美的如同他初见她的时候,美得令他恍惚,她仿佛褪去了几分疏冷,多了如大海般的温柔平静。凌浩恍惚地想着。这样的她,美得如同海洋女神。慢慢吻向她的双唇,凌浩已然可以感觉到她双唇的气息,温热的,清香的,似有若无的,他的心脏突然没有节奏地狂跳起来,镜头一点点推近,晕红悄悄染在他的耳畔,呼吸急促起来,他和她的双唇越挨越近……越挨越近……镜头推的更近。就在双唇即将碰触到的那一瞬,夏沫猛地偏过头去!“停!”一声冷喝爆出!“CUT!”唯美的画面功亏一篑,导演气急败坏,一手指着夏沫想要痛骂,又恼怒地瞪着角落里那个那旁若无人冷着脸的男人,一时间竟不知,一时间竟不知该先骂谁才好!这时,副导演匆匆跑来,跟导演急切的说话。听着听着,导演一脸错愕,简直不相信世上还要这么荒唐的事情,足足挣扎了几分钟,才勉为其难的同意了。于是,在全剧组惊诧的目光中。欧辰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凌浩呆滞地看到欧辰代替他站到了树下。他呆滞地看向自己的助理,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助理呆滞地看回自他,也是一脸茫然。吻替。剧组里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拍戏的时候有裸替,有武打的替身,有危险镜头的替身,可是,居然还要“吻替”这种东西吗?似乎很满意刚才夏沫偏头闪开的举动,树下的欧辰表情很温和,甚至还对她笑了笑,散发出的那种温柔和暖意令得四周被他的冷气压冰冻了半天的剧组成员们十分不适应。这个男人出色极了,英挺帅气得如同烈日当空,俊美精致得惨烈人寰,又富可敌国气场强大,但在场所有的女性都不敢肖想他。除了夏沫,恐怕每一个胆敢走近他方圆一米的人,都会被他的冷空气瞬间冻毙。树叶沙沙响。微风吹过。所有摄像机的机位都调整好。“各单位准备好。”浓荫的绿树下,欧辰默默凝视着夏沫,微风轻轻吹拂过她洁白美丽的面颊,他仔细地望着她,见她琥珀色的眼睛蕴满了感情,眼神里有一丝无奈,更有脉脉的温柔,像海洋一般包容。确定她没有因为他依旧有些控制不住的霸道、吃醋而生气,他心口一热,忍不住伸手去握她的手。“开始!”碧蓝如洗的天空,洁白的云朵,远远的绿色山野,那棵浓绿荫密如华盖的大树下,一个轻柔的吻印在夏沫的唇上。那个吻是小心翼翼的,珍惜的,怕弄疼了她一般。却又不舍得离开,轻柔地反复地吻着她。直到她微微开启唇瓣,接纳他,回温他。她的回应如同点燃了燎原大火!特写的镜头中,这个吻立刻变得激烈起来,他的双唇紧紧吻住她。捉住她甜美芬芳的舌尖,吸吮着,吞噬着,呼吸急促而浓烈,她也回应着他,接纳着他,唇齿缠绵火烫地斯磨着,温度越来越高,热得发烫,他疯狂热烈地拥吻她,永远吻不够,亲不够,似乎想要将她吻入体内吻入骨髓,那炙热的爱意仿佛熊熊燃烧的大火! 视听室中光影变换。窝在沙发里,怔怔地看着电影屏幕中接吻的这一幕,夏沫的脸颊禁不住有些红了。电影上档后,反响和票房都非常的好,其中的这一场更是被誉为有史以来最唯美最煽情最让人有身体反应的接吻戏。无数的观众反复去到影院,为的就是要在大屏幕中再次亲临这场吻戏的冲击。果然是……很煽情……发窘地看着那缠绵热烈深吻的镜头,夏沫的双颊滚热发烫,那亲吻时的的每个细节都在脑海中一一重现,那炙热地吸吮吻住她的舌头,搜刮热吻着她口腔内的每一寸空间,激情难以控制,恍若要将她吞噬,却依旧小心翼翼不敢吻伤她…… “别看!”旁边想起恼怒的声音,欧辰从工作的笔记本电脑中抬起头,眉心皱着,很不满意她又在重看这场吻戏,他抓起遥控器,一下子就按了暂停。画面停在两人的接吻中。电影镜头里,与夏沫亲吻的那个人的面容,确是凌浩。“你呀……”瞟了欧辰一眼,夏沫哪里会看不透他别扭的心思,好笑地说,“这世上还有没有比你更会吃醋的人了?你代替凌浩来拍这场戏,后期制作就必须再一点点把脸部剪切修回成凌浩的脸,你知道这些后制要花多少费用吗?”“都由欧式集团承担。”欧辰面无表情的说。虽然后期费用近乎天价,但是比起她被别人亲吻,这代价简直不值一提。而且这部电影有欧式参与投资,上映后收回的利润远远超过了这些。“那往后,我所有的吻戏,你都要来当‘吻替’吗?”“恩。”欧辰闷闷地说。 “你还是太霸道了。”似有若无地叹息着,她笑了笑,依偎在他的肩头。话一出口,她立刻感觉到他的身体变的僵硬,半响,他板起她的肩膀,紧紧盯着她,眼神古怪地说“你……”神情中有掩饰不住的紧张,他的声音里也有点点心虚:“你不开心?”“我记得你说过,”眨了眨眼睛,她回忆般笑着说,“你是我的,而我是自由的,是我记错了吗?”静默了下。“我是你的,”手指略有紧张地轻抚她的长发,欧辰哑声说,“所以你拍吻戏的时候,我也是你的。”“狡辩!” 她笑了起来,重新依偎回他的肩头,手指悄悄勾住他的手掌。就像大屏幕中被定格的这个亲吻,哪怕再小心翼翼,他的爱依旧浓烈的难以克制。而她,早已习惯了他,这几年也早已被他炙热的爱宠坏。更深地朝他肩头偎了偎,她闭上眼睛,笑着没有说话。“夏沫……”她异常的安静却使得欧辰的身体更加僵硬。如果可以,他希望将她藏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看到。可是他又怕闷坏了她,怕她会不开心,会没有自由,会失去她的光彩。所以,他愿意让她做所有她喜欢做的事情。只是,在他能够接受的范围呢,他还是控制不住想要尽可能地独占她。然而————这让她被束缚了是吗?“如果……如果这让你觉得不自在,”声音暗哑,顿了顿,他下定决心地说,“今后我不会再去片场。”“拥抱戏你不去?”“嗯。”“亲吻戏你也不去?”“……嗯。”“那,床戏呢?”斜睨着他她的笑容很坏。“……”下颌骤然绷紧,欧辰胸口起伏,眼神暗怒地说,“剧本里不会有那种东西!”如果有制片方不长眼,敢在她的剧本里写这样的戏份,那么电影也不要再拍了。 “呵呵呵呵。”成功地将他惹怒之后,夏沫笑着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脖颈,像小猫一样慵懒,慢慢吞吞地说:“你还是来吧。”望着仿佛没有听懂般的欧辰,她眼神柔亮,轻轻凑向他,在他的唇边说:“被这么优秀的‘吻替’亲吻过后,让我怎么能够再去忍受别人的呢?”说着,她轻轻柔柔地亲吻住他的唇瓣,他闷哼一声,将她压在沙发上,用力反吻住她!他将她吻得火热又缠绵,视听室内的空气变的炙热滚烫,喘息着,他吻着她的唇舌,香艳煽情,意乱情迷中,她挣扎着伸手用遥控器关掉了大屏幕上的画面,跟电影镜头前的那个吻比起来,还是这样的吻更让她喜欢。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